言情小说第11页

  • 双腿大开在校花体内自由进出|污到下面滴水的腐文

    双腿大开在校花体内自由进出|污到下面滴水的腐文

    在这种明媚爽朗的夏晨,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  “你在做什么?”  丑奴的声音忽然在头顶炸起,莫离有些惊慌失措地抬起了头。  丑奴弯着腰,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如特写镜头般放大在自己眼前。  因为刚才自己的龌龊想法而有点心虚,莫离飞快地后退几步,与丑奴拉开距离,摆摆手道:“没事没事……”  话还没说完,丑奴便逼近过来。  一手扯住莫离,另一手捏起他的下巴。  “怎么把自己的脸打红了?”  莫离一听到丑奴这么问,脸更是烧得厉害。  “我,我我……”  “昨晚做噩梦了?”  丑奴的声音温柔而富有磁性,“要去再睡会儿...

    言情小说2020-03-2190
  • 首长一个挺身占有得更深|宝贝我想你了快点进

    首长一个挺身占有得更深|宝贝我想你了快点进

    待他清醒之后,便再无玉诀踪影,他一直以为是在逃亡中掉落了,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再派人去寻找。  丑奴用手指摩挲着玉诀,那上面还带有莫离淡淡的体温。  “想不到客栈被苍龙门那帮贼人搜了个透彻,也未能找到这块玉诀。”  莫离笑道:“这是老爷子设计的暗格,不知内情的人很难发现。老爷子走之前告诉我,这暗格只有我才能打开,就算有人想强行撬开,也只能让里面的宝物随着暗格一起毁掉。”  “原来如此。”  莫离一边说,一边将暗格恢复原状。  “本来我还想着这暗格对我没什么用处,只是拿来置放一些闲杂物品。这次总算能派上用场了,也不至于让...

    言情小说2020-03-2190
  • 早上醒来发现下身还连在一起|口述真实乱过程

    早上醒来发现下身还连在一起|口述真实乱过程

    莫离轻轻地唤了一声。  丑奴这才从自己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转过身看向莫离。  哐当一声,莫离手中的铜镜落地,在地上翻滚,发出刺耳的轱辘声。  虽然早就知道丑奴定不是普通人,莫离也曾想象过丑奴在解了毒之后恢复的容貌是个什么模样,但今日亲眼所见,震撼效果更是不可言喻。  眼前是这样一个男子。  虽身着粗衣布鞋,但气度轩昂。  眼若晨星,飞眉入鬓。  略显淡薄的嘴唇轻抿着。  手中虽未提剑,却有一股侠客之势。  丑奴习惯性地背单手而立,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莫离。  莫离这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失态,连忙蹲下身子想捡起方才掉落...

    言情小说2020-03-2180
  • 医生向小花探入一个指节|去同桌家和他一起做

    医生向小花探入一个指节|去同桌家和他一起做

    走到门口,推开门,仿佛记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  “以后晚上不许到后山去。”  说完便走了出去。  莫离呆了一会,轻笑起来。  这男人,以前定是发号施令惯了,连关心人的方法,都是如此霸道。  笑声停歇,回想起那些微的细节,阵阵暖意涌上心头。  12所谓平淡4  丑奴给莫离用树干削了对拐杖。  客栈是没有办法打理了,只好在门外写了张告示。  三娘和阿土有事不能过来,客栈里里外外便只剩下莫离和丑奴两个人。  除了做饭,其他的事情丑奴不许莫离碰。  于是厨房用过的碗,肯快便堆积如山了。  客栈里没事可干,莫离整天无所事事...

    言情小说2020-03-2190
  • 穿裙子真空的体验|从后面突然进来了……啊

    穿裙子真空的体验|从后面突然进来了……啊

    走到门口,推开门,仿佛记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  “以后晚上不许到后山去。”  说完便走了出去。  莫离呆了一会,轻笑起来。  这男人,以前定是发号施令惯了,连关心人的方法,都是如此霸道。  笑声停歇,回想起那些微的细节,阵阵暖意涌上心头。  12所谓平淡4  丑奴给莫离用树干削了对拐杖。  客栈是没有办法打理了,只好在门外写了张告示。  三娘和阿土有事不能过来,客栈里里外外便只剩下莫离和丑奴两个人。  除了做饭,其他的事情丑奴不许莫离碰。  于是厨房用过的碗,肯快便堆积如山了。  客栈里没事可干,莫离整天无所事事...

    言情小说2020-03-2180
  • 猪可以进入女人里面吗|一个男人总是想和你做

    猪可以进入女人里面吗|一个男人总是想和你做

    仔细一看,竟是自家客栈的灯笼发出的光。  莫离心喜,唤道:“是丑奴么?”  一个人影跃了下来。  丑奴依旧沉默不语。  提着灯笼检查了一下莫离的伤势。  丑奴蹲下,轻易便把那捕兽夹给掰开。  扳动夹子的时候,难免要与莫离的伤口磕碰。  莫离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丑奴抬起头,看了莫离一眼,眼神中夹杂些许着担心,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  莫离抽动嘴角笑笑,表示自己还挺得住。  丑奴从外衣上撕下布条,给莫离的伤口简单地扎了一下,说了句:“莫要嫌我身上的疮。”  便把莫离背到了背上。  莫离趴在丑奴身上,闻到他身上淡淡的...

    言情小说2020-03-2190
  • 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小区三老头睡我

    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小区三老头睡我

    丑奴在不知不觉间,也随着莫离,沉沉睡了去。  所幸之后的日子里,没再有人来客栈找麻烦,丑奴体内的毒,也就没再发作,但身上的脓疮却越发严重起来。  莫离以前虽是外科医生,但向来对中医很感兴趣,自己研究下来也颇有心得。  他发现丑奴体内的毒属于热毒,所以才会导致长疮和高热不退。  莫离便特意做了一些性属阴寒的菜给丑奴吃,丑奴便说觉得身上没那么痒了。  莫离便估摸着也许用一些祛热的中药能暂时将些许毒性中和掉。  可惜这小镇上因为没有大夫,连带着也没有药铺,要抓药必须去离客栈一日路程的县城里。  莫离因为客栈的事脱不开身,...

    言情小说2020-03-2180
  • 湿文类小说|黄到令人流水的故事

    湿文类小说|黄到令人流水的故事

    莫离扯扯依旧僵在地上的丑奴。  “你,你没事吧……”  丑奴没有反应,半晌之后,突然挥开了莫离搭在他肩上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这段小插曲过去很久之后,莫离再未遇见那千山一剑和铁榔锤。  一年之后,听来客栈的人说,千山一剑与铁榔锤均死于非命,死相凄惨。  有其是那铁榔锤,还被去了势。  而那千山一剑则被挖出了膝盖骨,整个尸身呈跪着的姿势,双目暴突,七孔流血。  此乃后话。  10所谓平淡2  自从丑奴进入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起初莫离以为是丑奴对刚才的事尚未缓过来,也未多在意,只是想着赶紧忙完手中的这...

    言情小说2020-03-2180
  • 快咬住朕的龙精|夹住黄瓜不准掉厨房

    快咬住朕的龙精|夹住黄瓜不准掉厨房

    此时一声娇喝,三娘跳入战局之中,几招之下便将铁榔锤的攻势给挡了下来。  丑奴得以在战局中脱身。  落在莫离身边,莫离赶紧将丑奴扶住。  丑奴一个踉跄,口中喷出血来。  莫离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丑奴对着莫离扯出了一个有点扭曲的微笑,似乎是想让莫离不用担心。  刚才一直坐壁上观的千山一剑见自家兄弟有些力不能敌,也不顾他人闲话,飞入战局中以多对少。  阿土不知为何未与三娘一起出现,单打独斗没问题,但那两人联起手来,也确实让三娘大感吃不消。  三娘舞动轻盈的红缎,将铁榔锤的大锤甩了出去。  大锤甩出去的瞬间,可能是惯性...

    言情小说2020-03-2190
  •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给我一次好不好我想要你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给我一次好不好我想要你

    估计是与那些脆弱的碗筷天生有仇,丑奴每次都能弄得一地狼藉。  到了后来,莫离干脆不让他碰那些碗筷。  丑奴虽对帮不上忙面有愧色,但却总是安静地站在莫离身后看莫离熟练地忙活。  由于莫离做的菜非同一般,远近闻名而来的客人很多。  比起清冷的住宿情况来,来这吃饭的人可就火爆多了。  有时候光是洗碗都得洗到半夜。  而丑奴就这样默默地站在莫离身后看着,有时候甚至能让莫离忽略掉他的存在。  阿土从市集上给丑奴带回了纱帽。  客栈出入的人多,难免有误入后院的。  被丑奴的样貌吓到事小,若是认出丑奴身份来可就糟糕。  所以多一...

    言情小说2020-03-2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