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页

  • 好湿热花径舌尖探进|啊嗯不要好通

    好湿热花径舌尖探进|啊嗯不要好通

    艾子瑜把保温桶盖掀开,清淡的香气飘出来,伴着些浅浅的草药香。  “朋友开的药膳店,味道应该还好,”医生自顾自收拾好碗碟:“快尝尝,等会要凉了。”  贺知书失笑,打趣道:“现在医生工资多高?奖金和患者心情挂钩?”  艾子瑜没搭腔,整理好了手边一沓医学报告,抽了凳子坐在贺知书旁:“我也没吃呢,一起吃吧。”  贺知书张了张口却也问不出什么,莫名多了些赧然。他没往太深想,只是越发有些坐立难安。  艾子瑜有些心疼了,把筷子递给贺知书的时候还是多说了两句算作解释:“我家也没人,就抱了些私心想有人陪我吃顿饭,没想到为难你了。” ...

    青春都市2020-02-29440
  • 女友不让我停|宝贝不要紧张+握住它动

    女友不让我停|宝贝不要紧张+握住它动

    隔天去医院时难得是无风的晴天,贺知书狐狸毛边儿的帽子都被阳光晃的暖融融的。艾子瑜伸手去摸,深褐色的瞳孔亮晶晶的看着贺知书。  “怎么了医生?”贺知书偏头看他,衣领中一截脖颈雪白雪白。  “你看,”艾子瑜忽然笑了,用手一提那圈动物毛往贺知书脸颊上一贴:“像不像小老虎?”  贺知书噗嗤就笑了,觉得医生怎么这么有幽默感。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化疗时的痛苦甚至比上一次更难熬。贺知书的鬓角都被汗湿了,吐的腰都直不起来。贺知书自己一个人疼的厉害了也只能忍住不出声,艾子瑜隔了一段距离轻轻唤他的名字。贺知书好久才抬头,眼里蒙蒙...

    青春都市2020-02-29240
  • 男人吸奶一进一出|直男室友七个攻

    男人吸奶一进一出|直男室友七个攻

    贺知书叹了口气,笑自己总爱操心没用的,转身洗干净了手去给蒋文旭收拾行李箱。  四只小奶猫很活泼,小短腿不好用,踉跄着成群结队找贺知书玩。四只奶牛花的小东西往行李箱里好奇一蹲,玩的很开心。  “好了好了,快出来,”贺知书用指尖把它们额头挨个点了遍:“等会儿让他看见了我又该挨训了…”  蒋文旭其实就在门口,可他一时竟不敢出声。贺知书有时候温柔的让他害怕。他记得沈醉一开始家里养了条特别傻的哈士奇,他烦的不行,但也能忍,毕竟他不去沈醉家。但后来看到沈醉身上有狗毛就忍不了了,沈醉处理狗那几天眼圈都是红的,可蒋文旭心里半点波澜...

    青春都市2020-02-29220
  • 想要嘛人家想啊你快点嘛|又肉又污的黄文

    想要嘛人家想啊你快点嘛|又肉又污的黄文

    贺知书推开身上的男人,大睁着眼愣愣的看着无边无际的黑暗。他连呼吸都放平缓,等那种心疼到窒息的感觉慢慢过去。  当初明明说的是永远在一起,他们是最好的年纪相互遇到的最美好的人。贺知书露出了些很恍然的笑意,他记得很多很多细碎的微不足道的事,记得很牢,因为正是每一点小事才拼出幸福。  蒋文旭上学那会儿在外人面前又酷又拽,其实幼稚的不得了。年少的时候也会猫草丛里兴致勃勃的招呼:“小书,小书,你看看!蜥蜴!”;也会天天给贺知书变着法带好吃的,没少为贺知书打架,没少吓唬那些喜欢贺知书的小女孩儿。后来蒋文旭出来闯,没少受绊子受挫...

    青春都市2020-02-29270
  •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小说|又粗又长,太深了受不了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小说|又粗又长,太深了受不了

    贺知书疼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艾子瑜搀着他去办公室躺一会。一路无话,艾子瑜心里不可名状的感情越来越强烈,他几乎已隐隐察觉到,自己完了。  贺知书惨白的脸色和医院单人床的床单几乎融为一体,他的眼睛有些失神,人看起来都是茫然的。艾子瑜给他倒了杯热水:“喝点水吗?”  贺知书没接,过了一会儿才低声喃喃一样说了句:“我有些冷…”  艾子瑜愣了愣,他不常在这休息,没什么单子毯子给贺知书盖,只能把贺知书厚重的驼色羽绒服抱了来给他。  贺知书紧紧拥着这件衣服,帽口一圈柔软的狐狸毛温顺的贴在他消瘦的脸颊上,显示出一种极脆弱病态的...

    青春都市2020-02-29170
  • 一家三口互换着曰|领导办公桌下的母狗奴

    一家三口互换着曰|领导办公桌下的母狗奴

    贺知书给小猫们做了个简单的小窝放在没人住的客房。临睡觉的时候贺知书被蒋文旭看着多打了好多遍沐浴露才被放过。  蒋文旭把贺知书扑在柔软的床上,大狗一样在贺知书身上嗅。  “闻出什么来了?”贺知书的脖颈很敏感,被热腾腾的呼吸抚的发痒。  蒋文旭咬着贺知书一块凹陷的锁骨:“闻出你一股猫味儿。”  贺知书捧着蒋文旭的脸浅笑着一下下的亲他的眉骨:“那你以后去抱猫吧。”  “欠收拾了?”蒋文旭吻着贺知书的脸,一路啃到柔软的小腹。  贺知书浅浅低低的呻吟出声,不自觉的有几分难得的迎合。贺知书的声音很好听,尾音除了清透还有些许吴侬...

    青春都市2020-02-29190
  • 岳母就开始受不了了|小姑娘软软的一条小缝

    岳母就开始受不了了|小姑娘软软的一条小缝

    贺知书随便找了家理发店,店不大,很暖和。顾客不多,下一个就轮到了贺知书。  “我随便剪短一点就好了。”贺知书看着镜子,声音很轻。他知道化疗会导致大量的脱发,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正常的摆布头发了。  理发师话不多,手法很刷利,一刻钟不到就剪完了。剪完才随口夸了一句:“你头发真好。”  贺知书笑笑付了款。推门出去的时候他在想蒋文旭,那个男人学生时代的时候很喜欢摸他的发,大手往发顶一拍一揉,就像在摸一只小狗。蒋文旭也夸贺知书头发好,又黑又柔软。  贺知书轻轻哼着小调子,几年前听过的歌。他挂着浅浅的笑意走在路上,试图找一些曾经...

    青春都市2020-02-29170
  • 不允许我穿内裤去上学|小保姆的水哗哗的流

    不允许我穿内裤去上学|小保姆的水哗哗的流

    蒋文旭毕竟还年轻,事业有成的时候难免有些男人的通病,便是护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妄想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但蒋文旭忘了同他生活的也是一个即使再温和也有铮铮傲骨的男人,除了基于爱情主动给予的放纵,另一些坚持的执拗的东西是蒋文旭都不明白的。  贺知书强行压抑住饭后的恶心欲呕感,坐在被阳光晃的明亮亮的阳台前走神。他只是看着手指上氧化发黑的银指环,眼角有一点微微的润湿。  这十四年来的所有感情,只是如此?或者是说人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却难?  贺知书从未如此清醒的觉察到自己在后悔,后悔的不是数十年的不顾一切的爱,而是他不...

    青春都市2020-02-29170
  •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喜欢男人在我身上驰骋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喜欢男人在我身上驰骋

    贺知书又眯了二十多分钟才醒。他今天身体除了被蒋文旭折腾的狠了些并没有什么太难受。  蒋文旭正在炒菜,贺知书悄悄的站在厨房门口,想这样难得静谧温馨的日子有多久没再见过了。蒋文旭身材很好,宽肩窄臀大长腿,半挽着衬衫袖子专心炒菜的样子也好看的不得了。微簇着的浓眉男人味十足。  蒋文旭一回头就看到了贺知书,略略吃了一惊:“醒了?”而后也笑,丝毫不见之前的不耐粗暴:“你这时间掐得真好啊,醒来吃饭来了?”  贺知书轻声应,走过来帮忙收拾碗筷。经过蒋文旭身边的时候很默契的张嘴尝了一口男人夹过来的菜:“淡了些,不过别加盐了,口味太...

    青春都市2020-02-29190
  • 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让你过夜

    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让你过夜

    天很冷,外面的雪还没化,透过大片的落地窗看出去能看到风卷着雪花飘。贺知书灌了个暖水袋暖肚子和手,窝在鸟巢椅里发短信。  “你药还在我车上,要不下班之后我给你送你家小区?”  贺知书笑笑,回了一句:“不用,我明天去直接拿回来吧。”  没过多久就有回信:“昨天给你打了好些电话都没人接,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贺知书苦笑,想想还是算了吧:“明天我就去了,有什么事再说吧。”  艾子瑜没给他再回消息,贺知书就看了会儿新闻,没多久就觉得身上疲惫的厉害,放下手机稍微眯了一觉。  后来他是被蒋文旭调笑着捏住鼻子憋醒的,意识迷迷糊糊...

    青春都市2020-02-29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