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乡村爱情正文

在小树林里插班花|快速的顶撞着花心

天明乡村爱情2020-03-09670

忽然腰被人圈住,被有力地带往沙发上坐著,耳边也响起熟悉的声音:“秦戈?秦戈?你怎麽了?”

  秦戈摇摇头,把花塞给来人:“我花粉过敏……”然後站起来,晕头转向地看了一会儿洗手间在哪儿,也不管那人拉著他叫他名字,跌跌撞撞摸就朝洗手间走去。江之岛盾子 (12).jpg

  鼻尖越来越酸,眼前也越来越模糊,才刚刚走进隔间关上门,眼泪就溢出了眼眶。

  秦戈捂著嘴靠在门板上,眼泪簌簌而下,止都止不住。

  男人留在他身上的印记,果然是太深了。不知道要到什麽时候才能拔除。

  男人说让他想起每次弹琴的时候,男人是怎麽干他的,他就想起了。

  想著男人那句“你老公我不喜欢你出去抛头露面”,想著男人皱著眉说情话的样子,想得心都抽了。

  这四年来他从不戴手表项链,连电影都没再去看过。曾经尝试著与恋慕他的女生交往,但毫无动心或是陷入恋爱的感觉,逃避了好几次对方暗示的亲吻,最後以分手告终。

  他终於明白,他没法再爱人了。

  他在男人身上耗尽了一生的感情,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而今天,他才深刻地感觉到,男人在他身体每一滴血液里,从未离开过。

  男人就像他的影子,走到哪里都有。到他死的那天。

  秦戈在隔间里无声地哭了很久,才用卷纸擦了擦脸出门来,学长正一脸焦急地靠在洗手台边。

  “你怎麽了?”

  “没有……”

  秦戈低著头,匆匆从学长身边过去,却被拉住了手:“我送你回去吧。”

  “嗯……”秦戈挣扎了一下,收回了手。

  这也是他的後遗症之一……不愿意被别人碰……

  两人默默地走到秦戈租的房间楼下,要分别时,学长才慢慢说道:“抱歉,让你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没事。”

  是他自己不够强大,不能抵挡心魔。

  学长踌躇著措辞:“要是你哪天有心事想吐露了……可以来找我……”

  秦戈勉强笑道:“谢谢你……”

  这样无耻的忘不掉男人的事,他不会告诉别人。

  学长犹豫了一下,还想说什麽,秦戈已经点点头上楼去了,单薄的身影很快隐没在黑暗中。

  这小学弟平时都温文有礼,沈稳淡然,今天竟无意中窥到他的心事。想必他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要是怎样的女孩,才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呢?

  秦戈进屋连灯都没开,就摸黑进了卧室扑倒在床上。

  脑子里完全死成一片空白地趴了一会儿,才慢慢爬起来,脱了衣服裤子上床钻进了被窝。

  也许多几次就好了吧,麻木就好了……

  流过泪之後人好像特别疲倦,秦戈闭上眼睛,慢慢睡著了。

  ***

  朦朦胧胧中,似有一个炽热的巨物在他那难以启齿的地方抽插。烫得他从内到外,全身都要化掉。

  秦戈模模糊糊睁眼,男人正在他身体上方律动著,乌黑的发丝垂下来,还晶莹地闪著汗,在额前荡来荡去。长长的睫毛垂著,鲜红的嘴唇微张,鼻尖也坠著一滴汗。因为用力而微微突出的肌肉紧实坚韧,性感到极点。

  秦戈有些不知身在哪里:“嗯……?林熙烈……”

  男人微抬起眼,脸在他面前越来越放大,然後唇被堵住了。

  反复翻搅,吮吸。男人的气息堵得他晕头转向。

  亲完之後又顺著他纤细的颈往下吮吻,锁骨被男人的发挠得痒痒的。

  “唔……嗯……林熙烈……”呻吟一声比一声甜腻。

  “叫老公。”男人腾出口回了一句,复又舔上了他的乳首。

  “啊!……老……老公……”秦戈不自觉地拱起身子。

  “叫你不要再出去抛头露面,你还要去,就要有被惩罚的觉悟。”

  “我……我哪有……啊!”胸口被狠咬了一记。

  “惩罚是真心话和大冒险,你自己选一个。”男人不怀好意地笑。

  “……都不要……”他明明就没做什麽……就是弹了个琴而已……又要被男人捉弄……

  “不要?”男人沈下腰狠顶了一下,“那就等著下不了床。”

  “呜……”又……又来这个……男人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选一个的话,做到就放过你。”

  “……”男人会有这麽言而有信的时候吗?以前哪一次不是做到他晕过去?

  “不信我?嗯?!”

  “啊!……”又被狠顶了下。

  “再不选就全选。”

  “不不不……那……那真心话好了……”反正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话……

  “你确定?”男人笑得很爽。

  “唔……嗯……”虽然觉得像是有陷阱,秦戈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真心话的规则是,在我出来一次之前,我叫你说什麽,你就说什麽。如果有一次不照做,就算你输,今晚就任我做。”

  “……”秦戈越来越觉得像掉进陷阱了。“为什麽规则都是你定?”

  “我惩罚你,当然是我定规则了。”

  “……”好像有点道理……但问题是,男人定规则,肯定都对他自己有利……

  “我让你有得选就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秦戈被男人的步步紧逼搞得晕头转向:“……那……那你说吧……我要说什麽……”

  男人终於露出满意的微笑,却让秦戈觉得危险无比:“叫老公。”

  “!……”他知道了!男人要玩下流的!

  “叫啊。”男人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秦戈红著脸摇摇头:“你又玩这些……我……我不干……”

  “要反悔啊?好吧,我大度一次,换大冒险,你要不要?”

  “大冒险是什麽规则?……”秦戈吸取了一次教训。

  “你得寸进尺。”

  “我……我没有!……”秦戈咬著嘴唇,其实他有点预感,真心话都这样,大冒险不会是什麽好事,多半都是……

  “大冒险就是……我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直到我出来一次为止。”

  男人笑得开怀,秦戈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比如说你坐上来自己动,自己摸自己,打手枪给我看,给我口交……”

  秦戈终於听不下去,伸手捂住男人嘴巴。这样下流的事情男人是怎麽有脸皮说出来的?……

  男人抓著他的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亲吻:“选哪个?”

  “那……那还是真心话吧……”

  “好啊。叫老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