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都市正文

主人不要塞红酒了|怎么玩下面才爽

天明青春都市2020-02-29990

“怎么了?”蒋文旭捧着贺知书的脸,眼神里满是探究:“你这一段时间都很怪。”

  贺知书摇头,蒋文旭手掌虎口的薄茧磨的他脸颊发疼。

  “怪我冷落了你?这是撒娇耍小性子?”蒋文旭的口气是哄小孩子一样的轻描淡写,甚至有一些戏谑的笑意在调子里透出来:“我这不是回来了?”

  贺知书抬起了眸子定定看向蒋文旭,那目光太复杂,仅仅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然后他就重新垂了眼眸。贺知书的睫毛又密又长,安静的伏在眼睛上,显得整个人无辜又乖巧。就好像…那一刹那眼神里的冰冷锋利的失望只是蒋文旭的错觉。

  贺知书从来都是温和柔软的,可即使是那样,就像现在,他仅仅只是安静的垂着眸子,却在那一瞬间就倨傲冷硬到极致,稍纵即逝却又如芒刺扎在人的后背。

  蒋文旭忽然就想起在法国那天下午贺知书打来的电话,他不确定贺知书听没听到沈醉的声音,他其实能想到完美的解释,可偏偏贺知书不问,他更不能此地无银三百两。那天挂了电话蒋文旭心里不知怎么窝了火,对着沈醉直接就冷了脸,他最讨厌情人有入主中宫的小心思,也不看自己配不配,再加上沈醉又顶了嘴,蒋文旭直接给了他一耳光和一张回国的机票。沈醉走了后在法国的也确实就是单纯工作上的事了。

  蒋文旭大概能猜到贺知书心里是怀疑到他了,却远远没想到这么严重。

  “宝贝,我错了。”蒋文旭捧着贺知书的脸轻轻亲他的眉眼和脸颊:“哥的错,冷落你。元旦我带你出去玩,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贺知书不出声,仰着脸任蒋文旭吻,长睫毛颤的像蝴蝶的翅。

  蒋文旭心里软了软,许久都不曾有过的歉疚和心虚都涌上来,动作更温柔:“小书…哥最喜欢你,别不理哥…”

  贺知书的眼泪忽然就下来了,闭着眼也没挡住,细细的水色顺着眼角一直滑到鬓角:“蒋文旭…我不想你。”

  “没事,我想你。”

  可能就是这样吧,贺知书任蒋文旭抱起来被压倒在卧室的床上,他是真的想蒋文旭想到心口都疼的皱成巴巴的一团,却嘴硬说着不曾想过,而那个男人,乖巧情人作陪旅途顺畅,却能有那么深情的语气告诉自己他有多深的思念。

  确实,好演技与感情无关,蒋文旭一眼就能看出贺知书的口是心非,而贺知书却挣脱不出蒋文旭的温柔陷阱。

  “关灯好吗?”贺知书轻轻打着颤,蒋文旭吻在颈子上的感觉很刺激。

  “乖,让哥看看。”蒋文旭咬了咬贺知书的下巴,笑的温柔:“老夫老妻,害羞什么?”

  贺知书的气息有些不稳,他只是害怕被蒋文旭看到手臂上青紫的针孔和痕迹。贺知书的声音有些哑,马上哭出来一样的委屈无措:“关上…关上灯。”

  蒋文旭只好顺着他,在一片黑暗里完全的占有着贺知书。

  “知书…”蒋文旭的动作很快,掌控欲很强的把贺知书整个人都嵌进了怀里占有,贺知书坐在蒋文旭怀里,被进入的前所未有的深,他把下颌搭在蒋文旭宽厚的肩上,控制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些轻轻细细的呜咽哭求。

  “蒋…蒋文旭…啊…”贺知书被跪趴着摁在男人身下时终于忍不住哭求了:“慢…慢一些…嗯…不要…呃…”

  “叫什么?”蒋文旭的动作更快,紧紧握住贺知书比印象里还细的腰肢,顶的贺知书连哭泣都发不全。

  “哥…蒋哥…”1 (9).jpg

  “错了吗?”

  贺知书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混混沌沌的摇着头:“不…我不知道…”

  蒋文旭伏在贺知书光裸的脊背上,声音低哑温柔:“想没想我?”

  贺知书呜咽着:“想…很想…”

  蒋文旭突然觉得心里某块石头落地了,隐隐还有了些欢快欣喜的感觉,勾了唇温和的吻贺知书的耳垂,动作也温柔了很多:“乖…哥也想你…”

  贺知书听着这样一句,却觉得满身的热度都慢慢冷却了,只剩下一点失望,一点疼。

  我是喜欢你,可也别把我当傻子啊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贺知书软软的趴在床上,蒋文旭把他搂过来让贺知书趴在自己胸膛上,这样的动作倒是他俩最开始的几年喜欢做,那时候冬天的时候他们连取暖费都交不上,贺知书怕冷,蒋文旭就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两个人裹在被子里。

  明明从始至今都舍不得这个人受苦的…蒋文旭睡不着,在黑暗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贺知书的发,为什么舍得把人丢在家自己出去玩呢?大概是着了魔。又或者总觉得真正在乎的东西和那些仅仅是摔打着玩玩的不一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