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女频文学正文

老师别了下面已经很涨了|抵住宫口喷射而出

天明女频文学2020-03-18650

遮掩住双眼的手松开,被泪水浸湿的大眼盯著他瞧,然後伍幸福点下头。

        他松开抚摸伍幸福性器的手。「那──好吧,我不会再强迫你做那种事,你自由了。」

        听完,伍幸福刹时双眼瞪大。狂三和贞德 (36).JPG

        他有些不解,为何伍幸福此刻要露出讶异的表情,为什麽他看起来还有些伤心,他不是该高兴吗?他无法再思索下去,他自己的脑袋也闹哄哄。

        他想逃离,他不想再看到伍幸福流著泪,不想再看见伍幸福受伤的表情。往後退了几步,他浅浅地露出笑容。「拜罗!」

        转身,离去。

        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一星期,其实他和伍幸福也没改变,只除了晚上不再做那件事以及他们之间变得更加沉默之外,真的没改变到什麽,啊,还有......

        睫毛颤动了下,他缓缓地睁开眼,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整理搅成一片的沉重脑袋。

        他是侧睡著,他发觉自己腰被某种物品环抱住。

        又来了。

        他翻过身,果如期然,他瞧见伍幸福身子蜷曲在他胸前,一只手环上他的腰,另一只手则在他转过身後,无意识地揪住他的睡衣。

        他低下头盯著伍幸福的睡脸瞧,他似乎还在睡梦之中,脸上还挂著若有似无的浅笑。

        他从来没和伍幸福躺在同一张床睡过,就连之前做爱也是,他不喜欢自己的床沾染到别人的味道,例如浊白腥臭的精液,所以他总是挑在伍幸福的那张床做,做完了他会直接离开,不在上头多待一秒钟。

 

        而如今......

        他再度望了望伍幸福的睡脸,这情况有多久了呢?

        好像是三天前吧,他记得。

        从那天起到现在,他们说话的次数单就一只手便可数清,就连前天早上他发现伍幸福躺在他身边时,他也是压制住惊愕,佯装若无其事的模样,等伍幸福醒时,他冷淡地对伍幸福说声「早餐我放在桌上」,然後他就出门上学。

 

        若是之前,他会在书桌上一边吃早餐一边等著慢吞吞的伍幸福漱口洗脸换上学生制服,然後一同上学去。

        但伍幸福自己也说了不想和他有牵扯,虽没明讲,不过他大概知道伍幸福不想和他做爱的另一层意思。

        也罢,反正自己也不是多想和他有所来往。

        在学校为了照顾身体病弱的伍幸福或避免同学假藉一些琐碎的小事来欺负伍幸福,他得时常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这样过於明显的保护举止已经惹得班上某些有「大哥心态」的同学不满。

 

        就算如此,他还是得照顾伍幸福的身体,毕竟罪魁祸首的他有一半的责任。他总是没有节制地对伍幸福一再索求,也难怪伍幸福在学校时常站也站不稳,还有几次在体育课跑四千公尺的途中晕倒。

 

        他知道让伍幸福的身体好转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再对他索求无度,但他办不到,伍幸福的身体就像罂粟花一般,那样的美丽勾魂,一碰,便止不了。

        他的身体是那样令他深深著迷。

        幸好!

        幸好......伍幸福先提出斩断令,言明表示不愿继续。

        就这样吧,他也不想在沉沦男色的囚牢里。

        不知何时开始,他对伍幸福愤恨不平的想法逐渐消散,他拥抱伍幸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报复的心情,这样子的转变,他也说不上来。

        每当烦躁的心情回到宿舍,看见伍幸福那双灵灵大眼,那股烦躁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只想让自己深深埋入他的身体里,恣意地享受他的甜美......

        不知何时开始,他对伍幸福愤恨不平的想法逐渐消散,他拥抱伍幸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报复的心情,这样子的转变,他也说不上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