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都市正文

好紧日起好爽|他喝我下面流的水

天明青春都市2020-03-011160

张景文脑子里突然闪过蒋文旭家里清空了书的架子上的瓶瓶罐罐,惊起一身薄薄的冷汗:“文旭,我去你家找你,不管你现在在哪儿,马上回去!”

  蒋文旭心里那种诡异的不详的预感狠狠冲他扑过来,他站起身时甚至感觉到腿软,知道有些事到了面对的时候,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冲他叫嚣,它们在尖叫——你不要回去!

  蒋文旭到家的时候景文已经在外面等了,身上只是一件薄薄的羊绒毛衫,看样子是很着急过来的。

  “你怎么才回来?”张景文皱眉。

  蒋文旭掏出钥匙开门:“你又想起什么了?”

  张景文没理他,径自快步走进书房,那些瓶子竟然还在。贺知书没有把它们拿走。

  景文一个一个瓶子看过去,有的特效药拆了包装真的很难认出来,他本来就不是和艾子瑜相同的专业,看那些花花绿绿的药片确实很费力。

  本来想带走几种去做个药检,但看到紧里面的一瓶药品的时候张景文瞳孔猛地一缩,他伸手把那瓶子拿过来将药倒了两粒在手上看仔细了,他再不济这药也是认识的,硫鸟嘌呤片,治血癌的特效药。上次匆忙,竟没有看清楚。

  蒋文旭在他背后默默的站着。张景文缓缓回头,看他的眼神有同情,有愤怒,也有那么一些在蒋文旭看来又费解又心慌的哀伤。

  张景文想到上次贺知书的苍白消瘦,想到他的凝血障碍,想到前几年他常到蒋文旭家蹭饭时贺知书温柔的眼神和笑脸。景文摇摇头,轻笑:“我真后悔,第一次看到你身边跟了好看的男孩子的时候怎么没有一巴掌把你这个冷心冷情的东西打醒。”

  蒋文旭的心被无形的力量狠狠揪了一把,他上前几步,语气没有恼怒,单纯的问询:“怎么了?”

  “你爱贺知书吗?”(19).jpg

  “当然。”蒋文旭回答的毫不犹豫。

  张景文突然冲上去狠狠给了他一拳,牙紧紧咬起来,最近几年已经很少有事能逼他发这么大火了:“你爱他?你爱个屁!你爱他你出去鬼混!你爱他看不出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你爱他你就能对他动手逞欲强暴!”

  蒋文旭无法反驳,但被张景文突然的动手和指责惹恼,失控的时候智商为零:“我们家的事你懂什么?!我就是玩玩,又不是不要他了!”

  “蒋文旭!你真他妈无耻!”张景文不动了,语气平缓下来,又冷又嘲讽:“你出去玩玩的时候他可能正在骨髓穿刺疼的起身都起不了。你怀疑他和医生不明不白的时候他可能才做完化疗勉强回家。那天你对他动手之后装的一派悔恨深情,你有没有多想想他为什么不愿意脱上衣?因为治疗白血病会扎的整个胳膊都是青紫的痕迹!他不想你知道...

  蒋文旭已察觉到事情开始朝不可控的地步狂奔而去,一阵寒意从头顶瞬间冻到脚底。他愣在那儿,先前强撑的色厉内荏都没了,闯祸的小孩一样手足无措:“…你…你说什么呢?”

  景文冷笑,眼角却有一点晶莹的痕迹:“这次贺知书不要你了。”没有拿药,走的头也不回。

  “他到底怎么了!”蒋文旭猛的喝了一声,可他的声线却是恐惧到极点的颤抖。

  “血癌…不知道已经多久。”

  “你别跟我闹了,我最近可没惹你吧。行了行了,就算知书不在随礼也是我们两个人的份儿。”蒋文旭语气软下来,故作轻松的笑:“我知道错了,我很对不起他,我会改,你不要拿这些吓唬我。”

  蒋文旭就像一个溺水挣扎的人,眼巴巴的盯着景文手里那根救命的稻草,仿佛只要张景文能承认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就能有一线生机。

  “你看到过他流鼻血吗?看到过他恹恹的什么都吃不下吗?看过他成日低烧精神倦怠吗?如果你都见到过,却都忽视了,那你还非要自欺欺人的逼我给你个否定的答案,有意思吗?”

  简直,字字诛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