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正文

不停的被轮流灌小说|必湿小黄文

天明言情小说2020-03-25160

之前药郎的药谷也可以说是类似的这么一个地方,但药谷中都是些毒花毒草,美则美矣,但是在担惊受怕的情况下,人的心情总是难以如此放松。

  但映月湖不同。

  映月湖处于两山之间的低洼处,由高山上的积雪融水所汇成的季节性湖泊,到了夏季就会消失无踪。

  现在这个时节,就是在映月湖观景的最佳时期。

  莫离赞叹道,这美丽的东西,确实都是短暂的。1 (35).jpg

  映月湖的气温比较特殊,明显要比无赦谷的其他地方要高出许多。

  所以在映月湖的四周看到莺飞草长,樱红柳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悦耳的鸟啼声不绝,空气中散发着幽淡的青草味儿与甜美的花香。

  “这……”

  莫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文煞虽然仍是木脸一张,但线条却柔和了许多。

  将莫离抱上湖边早就准备好的画舫,松开缰绳,便让那船儿随风在湖上漂移。

  偌大的映月湖里,只有他们二人。

  貌似与世隔绝,一切喧嚣云上的烦躁都暂且被抛到了脑后。

  莫离拢了拢肩上的裘髦,也不畏惧那料峭春寒,坐在画舫最前头,感受着迎面拂来的轻风。

  吹着吹着觉得舒服了,莫离索性闭上了眼睛,让身体去感受这自然的美好。

  文煞在一旁任由莫离静静地呆着。

  直到他看见,那阵阵清风扬起莫离的长发。

  三千青丝在莫离身后轻扬,纠结到了一处,又忽然散开。

  鬓边有几束稍短的,胡乱地拂过莫离的脸。

  那一刻,莫离似乎就要融入这山清水秀之中。

  他的身影在波光的映衬下,竟有种若隐若现的错觉。

  莫离要消失了?

  他要被这山神湖妖给夺走了?

  文煞忽然有种这样的奇怪恐惧。

  是的,恐惧。

  他长臂一伸,便打破了莫离难得的宁静。

  难得的,心灵的宁静。

  将人扯进怀里,文煞将莫离的裘髦扯下一些,狠狠地吻住那只有些淡淡血色的嘴唇。

  狠狠地,揉碾着那片柔软。

  他要将自己的气息刻入这个人的骨髓只中。

  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人永远都呆在自己的怀中,哪也不去。

  莫离被文煞这么一闹,倒是回过神来。

  当这一吻结束时,莫离只得气喘吁吁地靠在文煞胸前。

  “你,胡闹什么呢……”

  文煞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莫离有点纳闷,文煞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不过,有些时候,他连纳闷的时间都没有。

  “嗯啊……”

  文煞的手伸到了他的衣服中——腰带被解开,胸前的红樱被揉捏着。

  这段时日以来,文煞折腾人的功夫是突飞猛进,常常能让莫离沉沦得欲罢不能。

  估计是考虑到映月湖是户外而不比室内,文煞并没有将莫离剥个精光。

  衣袍和裘髦还是挂在莫离身上,但前胸却**了,亵裤也被褪了下来。

  文煞只是随意玩弄了一阵,莫离便就丢盔卸甲,身子也像煮熟了的虾子般可爱地蜷缩着。

  文煞拉过莫离,让他趴在自己身上。

  腹下的坚硬抵着莫离柔软的身子。

  莫离脸上一阵燥热,但眼神还是不由得迷离起来。

  事已至此,看文煞的状态莫离就知道这次躲不过,只得乖乖地任文煞胡来。

  不过,文煞的恶趣味实在不止于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