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都市正文

塞住不能泄出来|不要,停下我要喷水了

天明青春都市2020-03-03930

真正爱一个人,无论收场后对这个人是怨恨还是绝望。你在某一个特定的场景下,思绪电光石火的一刹那,能想到的一定是他为你做过的可口的饭菜,牵你手看过的雪,笑着递给你的盛大的一捧满天星。

  而不是他的冷言冷语,暴力相向。

  这无关乎放得下放不下,是痴情还是犯贱。趋利避害永远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贺知书习惯性的突然沉默,艾子瑜也没再搭话,只安安静静开车。

  这时有短暂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来,手机正好在手边,艾子瑜就边开车边点开了收信箱。

  只扫了一眼,艾子瑜的脸色就有些严肃起来,他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贺知书,那个人正出神的看着窗外。

  是蒋文旭发来的短信——理想型 (1).jpg

  “我回北京了,找到合适的骨髓之前我不会回来了,他身体不好,就别带他再找别的地方躲我了。麻烦你照顾好他。”

  艾子瑜点了删除,随手就把手机扔向后座。他心里很烦,情绪都敏感的波动起来。他厌恶极了蒋文旭这种类似于忍辱负重的语气,就好像自己拆散了一对深情情人。艾子瑜觉得好笑,蒋文旭上哪里来的脸面请求自己照顾好贺知书?

  但蒋文旭的风格艾子瑜也是知晓几分,说不会再来就是真的下定心了,如果有选择的话艾子瑜确实舍不得带贺知书辛苦颠沛再辗转扬州。

  车停在茶园里,艾子瑜拉开车门伸出双臂打横去抱贺知书:“快一点,等会儿二狗跑来,该扑人了。”

  贺知书比之前在医院抱起来感觉又痩了些,肩胛和锁骨突兀的骇人,从颈项处密布的淤痕向腋下和后背延展,马上就要连成一片。

  外面的风还是有那么几分冷意,贺知书窝在艾子瑜怀口细细弱弱的咳。

  “很冷吗?”艾子瑜站在门口,让贺知书伸手用指纹解锁开门。

  贺知书低低应了声:“温度低些倒还好说,就是潮湿的受不了。”

  艾子瑜抱贺知书去沙发上坐一会,半蹲着给他换上一双棉拖鞋:“你从这待会儿,看看电视,我去找除湿器和暖风。”

  贺知书乖巧的点头,垂眸时望进一双水般温柔的褐色眼瞳,受了蛊惑般,贺知书垂下手轻轻抚了下艾子瑜的发。就像…摸一条大狗。

  艾子瑜怔了下,反应过来时笑着握住贺知书的手,慢慢站起来,俯身亲了亲他的脸颊:“怎么,还学会撩人了?”

  贺知书的脸可见的泛了红,有一点别扭的偏了偏脸:“顶多…叫撩狗。”

  “我咬你啊!”艾子瑜呲牙咧嘴的逗贺知书笑。

  “你快去找东西啊,”贺知书浅浅皱眉,完全抓住了艾子瑜的软肋:“湿冷的受不了了。”

  艾子瑜任劳任怨的去翻找东西,活干的很刷利。他把东西拿到客厅,不远不近的放在贺知书身边:“你从这缓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贺知书拥着抱枕仰脸看他:“不去扬州了啊。”

  “去什么去,去了谁给你养那园子茉莉?”艾子瑜转身去厨房,声音丢在背后:“除了你自己,别的不用想太多,我在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